异界御兽王第101章龙龙龙
當前位置 : 浙江文明網 > 要聞

報考馬院研究生的人越來越多 他們為啥選思政專業

發布時間:2019-06-04 10:24:00 來源: 浙江日報 記者 馬悅 嚴粒粒 通訊員 石叢珊 林曉瑩

杭師大舉辦思政論文獲獎學生“紅色之旅”暑期社會實踐活動(資料照片)。

  “對!我是跨專業考入馬克思主義學院的。”沒等記者開口,杭州師范大學研一學生施燁就自我介紹起來:“大學四年的思政課對我的觸動很大,我想以專業的態度繼續感受它的魅力,所以從本科漢語言文學專業考入思政專業研究生。”

  今年,不僅報考馬院研究生的人數增加了,而且浙江理工大學、浙江工商大學、杭州師范大學等高校的思政專業研究生首次實現了全員都是非調劑生。而在以往,至少有一半的學生是調劑過來的。

  這些學生為什么選擇讀思政,在馬院學到了些什么,今后又要做些什么?我們走進這幾所大學,來到思政專業的師生身邊,細細聆聽他們的心聲。

  它是潤物無聲的力量

  “如果能成為點亮他人的燈,那該多好”

杭師大馬院進行社會實踐活動(資料照片)。

  為什么選擇思政專業?年輕人各有各的原因,卻都有一致的初心。

  杭師大馬院研二學生宋俊仙本碩專業一致。之所以不改初心,是因為“強烈的獲得感,讓我沒有理由不學下去”。

  她告訴記者,如果說其他課程是教會我們做一件確定的事情,那么,思政課就是告訴我們為什么要去做、前進的方向又在哪里。“比如遇到困難時,我們知道抓主要矛盾就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既是科學的世界觀,又是精準的方法論,讓我們知道路在何方、怎樣到達。”在她看來,思政學習不僅是一種精神追求,而且在生活中也很實用。

  “親其師,信其道。我是被老師的魅力所征服的。”浙理工馬院研二學生王靜說,她報考思政專業,是因為本科時遇上了自己的人生導師“根兒叔”——馬院院長渠長根,“他有種魔力,無論是激情澎湃,還是娓娓道來,他的課都讓人一聽傾心,聽了還想聽。課上課下、網里網外,‘根兒叔’的金句總是風靡校園。”

  王靜至今仍記得課堂上“根兒叔”拋出的問題:今天的年輕人,究竟是要做一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還是利他主義者?這個來自靈魂深處的提問,令她瞬間有了醍醐灌頂的感觸,“如果我能成為點亮他人的明燈,那該多好?”

  言傳身教,可能是最好的教育方式,在悄無聲息中浸潤著年輕一代,把思想的力量從上一輩傳遞到新一輩。

  杭師大馬院研一學生槐艷鑫,放棄了國際經濟與貿易專業,在考研的第一志愿填上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研究。“雖然本科也有思政課,但是還有許多不明白的地方。”盡管理論功底有些欠缺,但在她看來,自己有經濟學的優勢,能夠為今后的學習提供養分,“學科和學科是相通的,不應該有界線。”

  在這群年輕人中,像施燁、槐艷鑫一樣跨專業改學思政的不少,還有同學舉起了魯迅的例子:魯迅認識到醫學能在短時間內救人性命,卻無法長期鑄魂育人。所以他棄醫從文,要在大眾心里播種一顆信念的種子。

  85后方嘯天已經是浙理工馬院的一名教師了。2004年,他從中國計量大學測控技術與儀器專業畢業,決定去復旦大學科學社會主義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專業深造。

  “我想做的,是要讓‘我’變成‘我們’,一起發現思想的魅力,一起感受思想的力量。”大學期間,方嘯天悟出了一番道理:思政課講的是世界觀、方法論,對現實問題是有解釋力的。

  杭師大馬院院長余龍進1986年進入華東師范大學時,全國高校還沒有成立馬克思主義學院,甚至“思政”也是個新鮮詞。學校的思政教師也都是其他專業七拼八湊來的。

  “什么是思政?連當時的教師也下不了定義。但我清楚地記得,當年學校請來了李燕杰、張海迪、曲嘯等一批青年楷模,和我們談理想、談人生。”余龍進從榜樣身上感受到正確的價值取向,在本科畢業后又繼續讀了研究生,立志成為能影響他人的人。

  一段時間以來,“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理念深入人心,很多人覺得,理工類學到的知識在生活中隨處可用,思政卻仿佛沒有用武之地。而在余龍進看來,思政課是塑造靈魂的事業,是無時無刻潤物于無聲的內生力量。

  它有意義也有意思

  “不止閱讀不止思考,更要去實踐”

浙商大舉行“卡爾·馬克思杯”思政理論知識競賽(資料照片)。

  “能看看你們的課本嗎?”

  “嘿嘿!不好意思,我們的課本就是原著。”

  這個學期,施燁枕邊放著的《共產黨宣言》從中文版換成了英文版。“《共產黨宣言》我已經看了三四遍了,現在試著開始讀英文原著。另外,《求是》雜志《文化哲學》《解讀中國夢》等一系列書都是必讀的。”

  “教材只是參考書,我們需要的是博覽群書。”余龍進說,思政專業所學的內容是與時俱進的,時代在發展,社會在進步,無論是思政專業的老師還是學生,都得一直學、往精處細處學。

  記者在各個高校發現,思政課上,老教授并不是滔滔不絕的“掉書袋”。

  前不久,浙江理工大學對畢業3至5年的本科學生做了一項教學評估調查,馬院的老師被學生評為“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老師”。“這證明我們的思政課是成功的,是能給學生帶去力量的。”方嘯天感嘆說。

  事實上,這些年全省高校馬克思主義學院都在創新思政課的授課方式,努力讓這門“有意義”的課更“有意思”,讓學生在有情有趣的課堂上感悟觸動靈魂的力量。

浙商大馬院舉行輿情熱點、時政評論分析會(資料照片)。

  每個月,浙商大馬院的研究生們都會輪流制作一份“輿情熱點排行榜”,還會召開輿情分析會,回顧近期的熱點話題,收集媒體及網民們的主要觀點,深度剖析形成熱點的原因,運用馬克思主義理論進行一一剖析,發表個人的看法等。

  這些話題包含了“原生家庭影響個人成長嗎”“自媒體傳播熱點要有底線意識”“為官不應只為己”……最終這些觀點思想還會在分析會中進行一番“唇槍舌劍”的討論。這樣的學習既把時代、社會與大學生的責任聯系到一起,也以大學生喜愛的方式促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學習。

  “對網絡上偏激、消極甚至錯誤的言論保持沉默,可能會讓這些言論誤導后來的參與者。”浙商大馬院學生金天說,大學生其實并不缺少理智判斷,但缺少對錯誤輿論進行反駁的勇氣,“我們應該要有這樣的責任和擔當,樂為,敢為,有為,在學生群體中發揮積極引導作用。”

  在課堂外,馬院的學生也不是死記硬背。

  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專業的研究生,入校不到一年,施燁就已在重點期刊上發表了文章《有關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化意蘊》,成長的速度令人欣慰。施燁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多閱讀,求知明理;多思考,用科學理論支撐;多實踐,求真求實。

  不久前,施燁、槐艷鑫等學生填寫了一份崗位申請表,他們將走進杭師大所在的五常街道,擔任街道黨工委書記助理,把學到的知識運用到實踐中。

  “別以為我們只會‘死讀書’。”去年,王靜寫了一份商業計劃書——青年馬克思主義者的紅色文化創新創業實踐,還創立了杭州青馬紅創文化藝術有限責任公司。

  “我們調研當前市場上的紅色文創產品后發現,很多縣市都存在‘千城一面’的問題,產品形式單一,表現方式陳舊,缺少內涵支撐。”她說,結合青少年紅色研學旅行的課程,她和同學們繪制了紅色手繪地圖,融入青少年喜愛的卡通元素,增強地圖的生動性;開發與浙江紅色資源密切結合的手工課,開發學生想象力的同時,為文創產品的開發提供了思路,“重要的是,一顆愛國愛黨的種子在青少年心中生根發芽。”

  面對這份學生獨立完成的計劃書,渠長根頗感欣慰。在他看來,引領學生不是簡單地教授知識,而是要通過各種類型的互動,讓學生們掌握看問題的視角和分析問題的能力。

  它在未來更有可為

  “在任何崗位上,都要做思想的傳播者”

今年清明節,浙理工馬院院長渠長根(左一)把課堂搬到了浙江革命烈士紀念館、浙江陸軍監獄死難烈士紀念碑等地。(資料照片)。

  2016年全國高校思想政治工作會議之后,高校思政教育越來越受到重視,學校對思政課相關課題的支持不斷增大,課題數量不斷增加,越來越多的師生加入到學校思政課研究和教學工作中來。

  采訪中,許多馬院“掌門人”也不約而同地提到了一個現象——“今年考研的錄取情況特別好,沒有學生是因調劑而入校的。”

  “越來越多的學弟學妹問我思政專業怎么才能考上,而以前更多人問我的是‘思政究竟值不值得讀’。”同學理念上發生的變化令王靜很是感慨。

  至于學成之后的就業,思政專業的學生也很有想法。

  “目前,從國家機關到國企民企都在大力加強黨建,前來學院招人的企業越來越多,有些企業還需要專職的黨建工作者。”浙理工馬院學工辦主任王寧寧介紹,盡管如此,這群年輕人大多還是會選擇考公務員或者做一名教育工作者。

  “無論從事什么職業,我都希望自己能有‘老師’的這一面,能夠成為對他人產生影響的人,用專業素養豐滿更多人的思想。”王靜說。

  2018年,教育部印發《新時代高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工作基本要求》,提出要按照師生比不低于1∶350的比例設置專職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崗位。這群學習思政的年輕人,無疑將成為最堅實的后備力量。

  不久前,省教育廳公布了招聘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300余名的消息,招聘單位為省屬高校、部屬高校,包括公辦高校、公民合辦高校和民辦高校。“2005年底,我國才正式設立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每年培養出的專業博士生數量有限,一時無法填補高校思政課教師的缺口。”浙商大馬院黨委書記崔杰說,現在,浙江高校中僅浙大有思政專業的博士點,省屬高校還在努力中。

  “有數據顯示,每年全國思政專業的博士畢業生僅700多人,缺教師已經成為當前全國高校馬院面臨的共同難題。我認為,除了增加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博士點和招生數量,加大其人才培養力度外,不妨探索創新思政教師隊伍的構建模式,包括充分利用現有馬克思主義理論及相關專業的碩士研究生和高校輔導員、黨政干部的資源,以及各行各業的精英人才,他們在思政理論教育上也大有可為。”崔杰說。

  我們期待,這些年輕的思政人,以激情致夢想、以奮斗致青春,繼續發揮他們敏于觀察、勤于思考的特點,將所學所悟運用于實踐,亮出心靈世界最鮮明的底色。

  【浙江新聞+】

  記者手記

  將思政之“鹽”溶入每一道“菜”

  馬悅 嚴粒粒

  如果課程是一道菜,那么思政教育就是鹽,學生學習就是將鹽溶解到各種食物中自然而然吸收的過程。

  浙江理工大學就有這么一道全校學生必搶的“菜”——《西湖文化漫談》,掌勺的大廚就是“根兒叔”渠長根。

  這個學期“有幸”品嘗到這盤“菜”的學生徐澳說:“沒上課的時候,以為來上課的是自帶‘仙風道骨’氣質的老學者,沒想到進來的是個笑呵呵的微胖大叔,親和力十足,可是他一開口你又會被他深厚‘功力’折服。”

  今年是“根兒叔”烹飪這道菜的第11個年頭。為了色香味俱全,“根兒叔”沒少花心思:他根據自己的考據研究與親身游歷,從政治、經濟、軍事、山水、詩詞、飲食等多角度講述自然風光背后的人文歷史與文化魅力。

  今年清明節,“大廚”帶著“吃客們”從浙江革命烈士紀念館到浙江陸軍監獄舊址,從古新河到圣塘閘,從斷橋殘雪到平湖秋月,從文淵閣、樓外樓再到秋瑾墓、西泠橋、慕才亭,走到哪兒講到哪兒,年輕人置身其中,一邊游賞風景一邊聆聽“根兒叔”的海闊天空,對西湖文化、祖國歷史有了更深刻更直觀的體悟。

  在拱宸橋畔,“根兒叔”毫不意外地又撒了一把“鹽”。

  《馬關條約》簽訂后,杭州是中國被迫開放的新的通商口岸之一。“口岸開放了,日本人說我怎么進來呢?你要給我一塊土地,這就是租借地的由來。”渠長根娓娓道來,“杭州的地方官員有強烈的民族意識,不想讓外來侵略者進入杭州主城區,所以就選在了當時遠在杭州城區之外的拱宸橋。”

  “再精美的PPT課件都無法還原文化之魅,所以還是要把課開到現場,直接感受文化熏陶。”作為“大廚”,“根兒叔”對菜的品質一絲不茍,即便這些技藝早已熟稔于心,他仍有辦法喚醒年輕的味蕾。

  這是“根兒叔”的本事,也是思政魅力——融在春風化雨中,在看似不經意間引導學生做到知行合一。

標簽:思政 研究生 高校 專業編輯:毛寧
异界御兽王第101章龙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