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界御兽王第101章龙龙龙

淺淺小巷精神長:傾聽老中青三代人的小營故事

發布時間:2019-06-05 10:31:40 來源: 浙江新聞客戶端 記者 陳寧

  初夏時節,杭州市小營巷56號墻門內的那棵香泡樹又結出了一只只青果。半個多世紀來,她挺拔的枝干向陽而生,繁茂的綠葉擋風遮雨,如同一位老者,向過往的人們訴說著這條淺淺小巷的光輝歲月。

  小營巷,又稱“紅巷”。1958年,毛澤東主席親臨這里察看居民衛生工作,極大地鼓舞了杭州市民“消滅四害、衛生防病”的積極性,轟轟烈烈的愛國衛生運動漸入高潮。時至今日,這里依然是全國的旗幟和標桿——先后四次獲評全國衛生單位稱號,并被世界衛生組織授予“健康社區”稱號。

  小營故事為什么代代相傳?61年后,我們又一次走進這條205米長的巷子,尋訪老中青三代小營人。我們發現,讓“紅巷”變得鮮活和靈動的,正是生活在其中的可愛的人。

2008年,五代衛生委員合影。

  從第一代到第八代

  他們在“不起眼”的崗位上發光

  在與小營巷一街之隔的一座敬老院里,98歲高齡的應愛珍老人平靜地依靠在窗前,初夏的暖陽照在她那刻滿歲月痕跡的臉頰上。

  “他們來找你,問問小營巷的事。”

  當護工替我們表明來意時,老人的嘴角露出微微笑容,她緩緩抬起左手,豎起一個大拇指。這些年,老人已經記不清很多事,但每每提及自己曾經的身份——小營巷第三代衛生委員時,依然心潮澎湃。

  衛生委員,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崗位,在小營巷卻是人盡皆知。1958年,毛澤東主席視察小營巷時,便由第一代衛生委員程瑜陪同。半個多世紀的歲月里,幾代小營人都在程奶奶講述的毛主席故事里、在她唱著的“……衛生工作要緊跟上……”的歌聲里成長。

上世紀70年代,居民在小營巷打掃衛生。

  1971年,51歲的應愛珍從棉紡廠車間正式退休。也就是那一天的下午,她到來到小營社區報到,從第二代衛生委員呂素華的手中接棒,義務成為第三代衛生委員。

  上世紀70年代,小營巷的衛生工作已經走出淺淺小巷、聲名遠揚。這里的居民,不論男女老少,人人都投身到這項火熱的事業中。在小營巷居民田華玲的記憶中,巷子里的居民們把衛生這件小事做到了極致。“我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放了學,就和衛生委員一起拿著舀子,挨家挨戶地檢查水缸里有沒有孑孓。”如果居民家的水不干凈,衛生委員一定會要求清洗水缸,有時候隨行的少先隊員沒有把水缸擦干凈,就會挨批評。

  在那個人人“學小營、趕小營”的年代里,應愛珍絲毫都不敢怠慢。每天早晨,她都準時從家里出發,社區的條條巷子便是她的工作“崗位”;她的目光總是停留在垃圾桶旁、污水溝邊,哪里臟了就掃哪里;小營巷有上百戶人家,她總是逐一走訪,檢查玻璃窗戶、水缸是不是干凈……

  當時,應愛珍做義務衛生委員的月補貼只有十幾元,她仍拿出自己的大部分積蓄買下一輛三輪車,開始在小營小學門口的空地上一圈圈地練習,慢慢終于學會了。于是她一趟趟地運垃圾,從小營巷到四季青的垃圾站,應愛珍當年揮汗如雨地要騎上個把小時。

  對衛生工作的一絲不茍也衍生出了對整條巷子的責任心。除了衛生工作外,這輛三輪車還專門為需要幫助的居民提供服務。那些年,有孤寡老人生病了,無論刮風下雨,她都騎著車把他們送到醫院;有困難群眾家里缺煤餅了,她就自己買了送上門。

  在應愛珍擔任衛生委員期間,她的丈夫黃阿壽也深受感染。黃阿壽退休前在商業公司上班,退休后他經常幫助鄰居們修理各種物品,那個時候的小營人,也已經習慣了“有麻煩,就找應奶奶!”“有物品壞了,就找黃阿壽。”

上世紀60年代,小營巷居民在擦窗戶。

  應愛珍在這個平凡的崗位上一干便是27年。1998年,當她二次退休時,已經是一位78歲的老人。

  但是這里的人們仍記得,那幾年,年過八旬的應奶奶依然“閑不住”,巷子里,還常常留下她拿起掃把抹布四處檢查衛生的身影……一種時代精神,也隨之定格在這條巷子里。

  如今,衛生委員已經傳到了第八代,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崗位,卻見證了小營巷乃至整個浙江省衛生工作的不斷改善,更映照著無私奉獻、勤勞奮斗的初心。

  從一句口號到一種紐帶

  衛生成為半個多世紀的約定

  在小營公園的盡頭,古色古香的“全國愛國衛生運動紀念館”迎接著八方來客。我們見到社區書記曹琛時,她正在做義務講解員。

  2003年12月19日,在毛澤東同志誕辰110周年和視察小營巷衛生工作46周年紀念日前夕,一場“愛國衛生運動座談會”在這里召開。在這條小巷中,愛國衛生已經從一句口號變為一種紐帶,聯結著一代又一代人。

  曹琛初到小營巷工作時,一道難題曾擺在她的眼前:“每天來參觀學習的客人那么多,我應該如何向他們介紹小營巷?”

  于是,她沿著這條小巷一遍又一遍地探索。她發現,巷子的展板上、全國愛國衛生運動紀念館里,記錄最多的是這里的衛生工作;生活在巷子里的居民們、工作在社區的年輕人,談論最多的也是衛生工作。這讓做了12年社區工作的曹琛相信,健康與衛生,始終是這條巷子的“金名片”。

  不過,搞好社區衛生這件“小事”放在如今的小營巷并不容易。

  每年,小營巷的紅色旅游線路,吸引著30多萬世界各地的游客,每逢節假日、雙休日,紅巷的環境衛生狀況令人擔憂。如何讓路過巷子、新到巷子的人們也遵守這項延續半個多世紀的約定?

  “隨身垃圾請您帶到前面的定點垃圾房處理。”“塑料垃圾請分類投放。”曹琛不記得自己犧牲了多少個節假日,穿上志愿者的紅色小馬甲,用這種特殊的方式,笑迎八方來客。在她的感召下,社區網格員、民情監督員都穿上紅馬甲,義務做起了志愿者。

人人參與衛生工作,是小營巷延續至今的傳統。

  現在,來小營巷的游客數量有增無減,但是旅游高峰時間段的衛生工作做得更好了。曹琛也漸漸發現了衛生工作的“密碼”:“搞衛生沒有捷徑,就是要這樣不停地走、不停地勸。”

  年復一年,隨著社會經濟的飛速發展,小營巷的外部環境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老巷子也迎來了三分之一的新小營人,他們成為傳遞“紅巷”精神的一部分。

  幾年前,來自江西的老張一家三口住進小營巷的老墻門。由于每天早出晚歸忙于工作,老張和愛人并不了解小營巷約定俗成的規矩,墻門的外面堆滿了各種生活垃圾、瓶瓶罐罐,在陰暗潮濕的老巷子里極易滋生蚊蟲細菌。

  老張的兒子張子豪是小營小學五年級的學生,平時放學后就常在社區的紅巷生活館看書、寫作業。于是,曹琛發揮自己的“專長”,她拉著小子豪說小營巷的歷史故事,那些熱火朝天的愛國衛生運動場面,經過她深入淺出的描述,成為一張張連環畫定格在小子豪的心中。

  很快,小子豪成為了老張一家的“衛生宣講員”,他的父母跟著他的故事,自覺踐行小營巷的約定,主動清理了門前的垃圾,為小營巷的環境衛生貢獻綿薄之力。

  ……

  潤物無聲。在我們的走訪過程中,這樣微小卻動人的故事還有很多。我們問曹琛,在小營巷做衛生工作,最大的收獲是什么?她笑笑說:“當然是讓‘紅巷精神’成為老小營人、新小營人,還有路過小營的人共同的約定。”

  從一件小事到一支隊伍

  “標兵”之路越走越有底氣

  我們尋訪的青年一代小營人,是不到半年前剛“接棒”衛生工作的第八代衛生委員朱凌翔。早晨8時,他就帶著我們開始了一天的例行工作——巡查社區衛生狀況。

  令我們感到意外的是,僅有0.29平方公里的小營巷社區,走完一圈需要經過8條巷子、檢查13個無人垃圾房、保障3600多戶共106600位居民的生活環境……這樣的工作,朱凌翔每天至少要進行兩次。

  一個半小時后,這位90后年輕人才有空停下來與我們說起和這條巷子的淵源。

  2017年11月,朱凌翔結束了過去從事的社區幫扶工作,成為小營巷第八代衛生委員。上崗的前一天,他失眠了。“聽說過、向往過小營巷的愛國衛生運動,但從沒想過這個擔子會落到自己肩上。”

  第二天一早,朱凌翔準時到崗。除了完成衛生委員的例行工作外,他還給自己增加了一項任務:拜訪巷子里的老居民,他們是小營巷衛生工作的傳承者、見證者。

  在60多歲的社區居民吳媽家里,朱凌翔看到她悉心養著數條金魚。吳媽告訴她,小營巷的前輩們習慣在水缸里養金魚,在那個沒有殺蟲劑的年代里,金魚就是孑孓和蚊蟲的“天敵”,自己將這一傳統保留至今,夏天到了,家里的蚊蟲一直很少。

  這個細節,給了朱凌翔極大的觸動。“我作為衛生委員,我有義務傳承和推廣這些民間的智慧。”

  幾年前,小營巷社區率先成為了杭州“垃圾不落地”試點——不設垃圾桶。這在有著3600多戶居民的小營巷社區來說,不是一件容易事。

2019年3月,小營巷社區部分居民合影。

  小營巷社區內,除了居民生活區外,還有醫院、酒店、寫字樓、文保單位。不同性質的區域,管理垃圾的方式、物業公司都不相同。如何讓不同區塊的垃圾回收工作都符合社區管理規定?

  為了提升工作效率,學設計出身的朱凌翔畫了一張“小營巷社區環境衛生區域圖”,把物業環衛區域、景區環衛區域、道路環衛區域等用不同的顏色標注。現在,這張實用的地圖分發到了每位社區工作人員手上,垃圾分類這件“小事”也就隨時隨地都有人監督了。

  2017年,小營巷社區還啟動了垃圾不落地3.0版——“333敲門行動”,社區聯合居民、志愿者、物業,建立垃圾袋使用約定、分類約定、配合時間約定,并開展一系列垃圾分類行動。這一全新的垃圾回收模式,填補了院落式垃圾分類不落地的空白。目前,社區垃圾的分類率保持在80%以上,實現了垃圾減量。

  令朱凌翔感到欣慰的是,自從與垃圾這件小事“杠”上之后,環保理念也在小營巷社區深入人心。“小營巷是全國的‘衛生紅旗’,我一定會讓這面紅旗繼續飄揚。”他告訴記者,如今,許許多多的小營人,都自愿加入了愛國衛生的光榮隊伍。

  小營巷的這條愛國衛生運動“標兵”之路,走得越來越有底氣了。

  【記者手記】

  這件小事需要大眼界

  每次到小營巷采訪,都只為一件小事——社區衛生;但每次采訪歸來,都不乏大的收獲。

  衛生這件事有多小?在這條205米長的巷子中,它關乎著每塊石板、每個水缸、每扇窗戶是否干凈;在過去的半個多世紀中,它關乎著每位社區居民是否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是否提升了健康素養。

  一件大事的成功,往往需要扎實的基礎。衛生這件事雖小,卻蘊含著大眼界、大格局、大舉措。愛國衛生運動,便是需要從每個居民抓起,需要從社區這樣的社會最小組織單元抓起,甚至需要從衣食住行這些與居民工作生活密切相關的細小環節抓起。

  這件小事背后,需要有一種大眼界。61年前,毛澤東主席視察小營巷衛生情況,一一察看居民的臥室、廳堂、廚房、菜櫥、水缸等,把這項小事擺到了愛國衛生、全民健康的高度。61年歷久彌新,小營巷的小事,彰顯著社區工作者的責任心,記錄著浙江人民群眾健康事業發端、成長的真實印記,展現著愛國衛生運動走過的光輝印記。

  全國衛生與健康大會指出,要繼承和發揚愛國衛生運動優良傳統,持續開展城鄉環境衛生整潔行動,加大農村人居環境治理力度,建設健康、宜居、美麗家園。在采訪中,多位專家、新老衛生委員都表明了將愛國衛生的傳統在這條巷子中繼續發揚的決心。

  淺淺小巷,悠悠歲月。健康、宜居、美麗……這些關鍵詞共同構建了這項事業新的更寬的發展視野,也將開啟愛國衛生運動新的探索、新的征程。

標簽:編輯:毛寧
异界御兽王第101章龙龙龙